[Q&A]中日韓健康機能食品行業對比概覽

近些年,全球在積極推動“非醫療幹預”下的健康預防工作,整個大健康產業正在蓬勃發展中,根據中商產業研究院的預計,2020年中國保健食品市場規模將達1816億元人民幣。在全球老齡化進程加快的背景下,老年人這類健康需求高的群體,對保健食品有著巨大的需求。再加上近30年的行業發展,健康需求倒逼食品行業重塑升級,保健食品已從之前的中老年心血管等較為單一的產品發展到功能多樣的產品。

隨著消費者收入增長,自我健康意識的快速提高,身體各個方麵的保健養生已成為了一種健康的生活方式, 因此保健食品消費人群越來越大眾化、年輕化,全民保健成為大健康行業的重要趨勢之一。甚至有人做過統計,普通美國人每掙10元錢,其中有2元錢用於健身鍛煉和吃保健食品,這樣反而大大降低了醫藥費。不過市場需求增漲隨之而來的必然是管控的嚴峻性,但各國對保健食品的審批和監管一直都未降低門檻。

無論在國內還是國外,保健食品市場監管和規範,一直是一個“老大難”問題,也是一個亟待加大力度予以解決的焦點問題。在日本,健康食品的整個市場大概有近萬億日元的規模。日本民眾對於保健產品較為熟悉,這也使得一定階段內保健食品在日本得到了長足的發展。韓國也不甘示弱,為了把健康食品行業打造成國家新一代主力產業,韓國政府大力支持。不斷提升國民對於健康機能食品是科學安全的食品的信任度之外,也在不斷地努力改善管理製度,加強原料安全的監管,加大產品研發力度。由此看來,日韓的健康食品市場及監管製度對保健食品行業有著重要的參考價值,瑞歐旗下谘詢平台ChemLinked 特采訪中國保健協會保健谘詢服務工作委員會副會長、秘書長王鶴鬆先生,剖析對比中、日、韓對於保健食品的法規監管要求及市場趨勢。

>> 十問十答

Q1:王老師您好,我們都說大健康產業在中國的發展前景巨大。落到食品行業來講,很容易就會讓我們聯想到“保健食品”。我們網站的用戶對中國“保健食品”的概念都還算比較熟悉,但對日韓的法規和市場了解較少。比如我們知道在中國,保健食品分為可進行功能宣稱的保健食品以及用於補充維生素礦物質的營養補充劑。那麼在日韓市場,他們的“健康機能食品”從定義概念上來講,和中國的“保健食品”相比有什麼共同點和不同點呢,也是分為兩大類嗎?

A1:我們消費者,甚至於一部分業內人士對“保健食品”的概念還不是很理解,原則上來說隻有注冊和備案的保健食品(所謂的藍帽子)才能被稱作“保健食品”,而保健食品和特殊醫學用途配方食品、嬰幼兒配方乳粉被歸類為“特殊食品”。市場上很多添加了營養素、功能性成分的營養功能食品隻是普通食品,並且我們也沒有“營養功能食品”這樣的分類,很多消費者也會把這部分商品誤認為“保健食品”。

日本的食品分為普通食品和保健功能食品兩部分,保健功能食品又分為注冊製的特定保健用食品(相當於我們保健食品的注冊製)和備案製的功能性標示食品(相當於我們保健食品的備案製),以及滿足標準即可聲稱的營養機能食品三大部分,其實營養機能食品相當於我們的國標GB28050《預包裝食品營養標簽通則》,按規定添加了標準中的營養素,是可以聲稱營養素的一些功能,以及富含、含有這類的定量的聲稱。從這個角度來講,日本的保健功能食品是和我國的保健食品監管製度極為相似,但是執行起來比我們靈活,更加貼近市場。

韓國的健康機能食品製度比較特殊,指的是使用對人體有益的功能性原料或成分製造出來的食品,這裏的功能性原料和成分有政府公示型和個別認證型2種,可以製成膠囊、片劑、液體、膜片等13種劑型。功能聲稱也有3大類,營養素的功能、32種生理活性功能(相當於我國保健食品的提高免疫力等27種功能)、降低疾病發生風險功能(目前隻有維生素D、鈣、木糖醇三種)。也就是說韓國健康機能食品製度是以功能性原料和成分為基礎建立起來的製度。

Q2:如果從監管製度上講,在中國,保健食品若想進行功能宣稱那產品就需要通過注冊,但可聲稱的功能數量有限,局限在27種。營養補充劑的準入相對簡單,隻要滿足原料目錄的要求,備案即可。在日本和韓國,進口健康機能食品的監管製度是怎麼樣的呢?目前的備案注冊情況如何?

A2:日本的特定保健用食品是1991年導入的製度,國家對安全性、有效性進行審查,獲得消費者廳長官的批準後,可以聲稱被批準的功能。除此之外,還有「附帶條件型」[1]「規格標準型」[2]「降低疾病風險標示型」3種特殊類型。注冊周期長(平均3年以上),費用高(除了規格標準型以外,注冊費用都要2億日元以上),功能聲稱範圍比較窄,不是大規模銷售的商品,很難承擔如此的付出,所以這個領域有實力的大企業比較多,茶飲料、咖啡等快消品相對較多。截止今年3月底批準且有效的商品為1074種,2019年的市場規模為6493億日元。

*備注:

1. 附帶條件的特定保健用食品,指有效性依據雖不能達到批準特定保健用食品的審查要求,但經確認具有一定有效性,對標識內容進行限定的食品。如標示上可宣稱:本食品含有xx成分,可能適用於xx的生理狀態。

2. 規格標準型特定保健用食品,指作為特定保健用食品的批準數目比較多,已經積累了比較多的科學依據,並已經確定有效成分等相關標準,無需經過消費者委員會的個別審查,通過事務局進行的是否符合規格標準等審查後即可得到許可的食品。其選定條件有三:1)功效成分在某保健用途中已超過100項批準產品;2)功效成分獲得許可超過6年;3)由兩家以上企業取得許可的成分。

而功能性標示食品是2015年4月1日實施的備案製,企業承擔責任提供相應的文獻證據和試驗報告等證明文件,在消費者廳備案後,就可以聲稱一定的功能。備案周期短、費用低、功能聲稱靈活,很多中小企業參與其中,市場非常活躍。截止今年3月底,有效備案件數2854件,備案企業超過700家,2019年的市場規模2640億日元。

營養機能食品製度2001年開始實施,添加一定標準量的維生素、礦物質等通過科學的證據確認的營養成分的食品,無需備案,即可標示規定的功能性。目前對象是12種維生素和5種礦物質。這個市場比較穩定,目前的市場規模約為1200億日元。

韓國健康機能食品製度是建立在功能性原料和成分基礎上的,分為政府公示型和個別認證型2種,政府公示型可以在韓國《食品公典》裏查閱;個別認證型指的是企業需提供安全性及功能性等資料,獲得審批後,僅限獲得認證證書的企業使用。個別認證型原料和成分的數量體現出韓國市場的活躍程度,截止2019年5月份個別認證型原料數量達到605件。

Q3: 老師您認為這一行業在中日韓三個國家目前分別處於什麼樣的發展階段呢,可否也為我們簡單介紹一下它們目前總體的市場規模。

A3:日本健康食品市場發展比較超前、市場細分明確、引領亞洲潮流的當然是日本市場,很多流行概念在美國出現後,日本市場很快做出反應,做相應的基礎研究和應用開發,特別是大企業對新概念的導入是非常審慎的,需要安全性和有效性的研究報告和臨床數據。功能性原料的企業就需要做很多基礎研究並發表論文、申請專利,通過數據和論文來獲得用戶的認可,日本是信用社會,造假的代價很高,消費者對研究證據的信任度比較高。像FANCL這樣的公司采用新原料之前,必須在自己的研究所對功能性原料進行深入的研究,確認安全性和有效性後才會商品化。嚴謹的態度、行業相對自律使得日本健康食品產業發展處於很高的水平。2019年日本健康食品市場規模近1萬9000億日元(約合1240億元人民幣)。這裏的健康食品包含保健功能食品,以及我們之前提到添加功能性成分的營養功能食品。

毋庸置疑,我國是保健食品及營養功能食品最大的市場,根據《食品工業發展報告》的數據2018年我國保健食品市場規模5300億元,2019年受市場整肅的影響,市場規模大幅下滑至4000億元。我國有養生的悠久傳統,老齡化也不斷進展,年輕人越來越接受營養健康的概念,特別因為這次新冠疫情的影響,消費者更注重自身健康,願意為自身健康投資,市場規模將持續擴大。我國人口已經超過14億,而日本總人口目前僅有1億2千5百萬人,可以想象我國市場存在著多麼大的成長空間。另一方麵,我國保健食品及營養功能食品價格競爭非常激烈,原料企業很難投入大量的資金用於基礎研究和應用開發,保健食品又以較容易獲得批準的免疫功能為主,缺乏想象空間。營養功能食品是未來的方向,很多企業把注意力投入於此,市場越來越活躍,但我國對功能聲稱監管非常嚴苛,怎麼讓消費者明明白白消費是個大問題。我國的保健食品備案製從2016年7月開始實施,目前隻針對維生素、礦物質,隨著備案範圍的擴大,備案製的發展值得我們期待。

韓國的市場規模比較小,韓國目前人口約5200萬人,2017年韓國健康功能食品市場規模(按生產額計算)22374日韓元(約合人民幣129.5億元),其中紅參類商品占比達到46.3%,個別認證型商品11%,維生素和益生菌都是10%,韓國人喜好飲酒,解酒的奶薊草占比5%。2017年終端市場規模約為47720億韓元(約合人民幣276億元)。韓國健康食品市場和日本健康食品相比,還是比較滯後,創新相對不足。對企業來說,申請個別認證型的原料和成分比較有利,但隻能用於自家商品,無法形成行業的合力,教育市場和消費者比較困難。

Q4:三個國家在2019年(或過去兩年)賣的最好的產品市場是什麼及其大概的市場規模。益生菌市場?

A4:我們一直缺乏細分的市場數據,按照批準的保健食品類別,最多的還是提高免疫力,市場份額應該在30%以上,益生菌市場這幾年發展迅速,但市場規模還是偏小。

日本健康食品最大的市場是乳酸菌市場,近年來隨著電視媒體的大力宣傳,“腸內菌群”的概念深入人心,乳酸菌維持了長期穩定的增長,調查公司TPC MARKETING的數據顯示2019年的乳酸菌相關市場規模預計達到8639億日元,同比增長2.7%。2018年市場規模8414億日元,功能性酸奶占62.7%,乳酸菌飲料占26.8%,膳食補充劑類占比隻有4.3%,普通食品1.9%,市場非常成熟。

韓國市場賣得最好的商品當然是紅參類的商品,2017年市場終端銷售額達到14476億韓元,占比超過30%,2018年終端銷售額還實現了7.4%的增長。

Q5:三個國家各看好哪些新產品的崛起,未來的產品趨勢如何。產品本身這一塊日韓給中國借鑒的地方有哪些?因為中國的同質化比較嚴重。

A5:所謂的同質化嚴重,我認為有幾個原因,首先是我們的審批難度比較高,一直沒有增加新功能,企業往往會選擇相對容易批準的提高免疫力的功能;二是原料企業難有實力進行市場教育,銷售企業往往追逐市場熱點,一個概念流行,大家一擁而上,市場上出現大量的同質化商品;我國對保健食品和營養功能商品的監管太過嚴格,在日本司空見慣的利用論文、專利宣傳的方式在我國並不通用,添加新功能性原料的商品很難讓消費者理解其功能性,企業創新驅動力不足。跨境電商的商品無需按照我國現有的監管體係管理,可以添加很多不在我們食品原料目錄裏的功能性成分,做到足量添加,產品名稱和宣傳也一定程度逾越我國對於廣告宣傳的管理,不僅是海外企業,國內企業也有必要利用好跨境電商。

日本的健康食品更貼近生活, 2018年乳酸菌市場規模8414億日元,功能性酸奶占62.7%,乳酸菌飲料占26.8%,普通食品1.9%,膳食補充劑類占比隻有4.3%,基本上都是日常消費品,大企業的積極推動,電視等主流媒體大力宣傳“腸內菌群”的概念,消費者教育非常充分,形成龐大的乳酸菌市場,各方麵良性互動,實現了乳酸菌產業的良性循環。這對我國產業的發展是有參考價值的,希望我們的市場有朝一日可以進化到這樣的階段。

功能性標示食品也是這樣的趨勢,膳食補充劑的商品隻占備案件數的49.5%,其他加工食品的形態占48.1%,還推動了功能性零食的產業快速發展,UHA味覺糖公司就備案了36款商品,都是功能性糖果,功能涉及護眼、緩解體力疲勞、針對高血壓、緩解精神壓力、皮膚保濕、促進減少體重·體脂肪、針對手足冰冷等,這大大超越了糖果本身的價值,也拓展了UHA味覺糖公司的事業範圍。另外還有2.4%是生鮮食品,其中有一款雞蛋就聲稱「含有EPA·DHA,有報告顯示EPA·DHA具有降低中性脂肪的效果」。功能性標示食品大量出現在生活中,消費者快速接受這個2015年開始實施的新製度,產業規模迅速擴大。這不僅對我們產業有參考價值,也值得我們的行業主管部門思考。

從人群來劃分,根據INTAGE公司2018年度的調查數據,女性購買了60%的健康食品、膳食補充劑,當然企業要迎合女性消費者的喜好,女性最大的市場當然是營養美容,各年齡階段的關注度都是排第一,20-29歲女性達58.9%,30-39歲女性65.3%,40-49歲女性降至47.1%。

美好的麵容外修為輔,內養為主,營養美容市場機會很多,主要是美白、保濕、祛皺等三大需求,日本的美白商品在我國消費者中的知名度很高,美白丸、白兔丸等耳熟能詳,營養美容相關的功能性標示食品9成以上都是「保持皮膚滋潤」「保持皮膚水分」「皮膚的保濕力(屏障功能)」「緩和皮膚的幹燥」「皮膚的水分難以逃逸」這樣的功能,主要添加了、膠原肽、透明質酸和神經酰胺等成分。去年還備案了「保護皮膚少受紫外線刺激」的功能性標示食品,用到了蝦青素和益生菌等功能性成分。

“抗糖化”是營養美容的重要部分,“抗糖化”作為營養美容、抗皮膚老化、抗衰老的對策,登上市場已經有10年的時間。在POLA等大型公司的積極推動之下,“抗糖化”的概念深入人心,特別在我國市場,抗糖化口服液已經成為各品牌公司的標配商品。“糖化”會造成皮膚暗黃、彈力降低從而造成肌膚鬆弛、皺紋、色斑等皮膚老化的問題,同時也是產生諸多症狀,促進身體老化的要素。這個領域最有名的商品是POLA公司的B.A係列中的抗糖丸(網上美名小黑丸)和抗糖口服液(小黑瓶),引領了這個市場的發展。去年首次備案了5款“抗糖化”功能性標示食品,都是用了山竹提取物「Rhodanthenone B(桑橙素苷)」,功能聲稱都是「本品含有桑橙素苷,有報告顯示桑橙素苷具有減輕糖化應激,從而保持皮膚滋潤的功能」,抗糖化市場進入到一個新的發展階段。“抗糖化”在日本市場積累了知名度,對我國消費者的教育也非常充分,不管是外國企業還是我國企業都可以加以利用。

韓國健康食品的格局很難有大的變化,膜片型膳食補充劑值得我們借鑒,韓國企業在包裝形式和產品形態方麵有不少創新,這都是韓國商品的優勢。

Q6:三個國家各自的銷售渠道表現如何?(商超、直銷、電子商務、跨境電商)特別是我們知道近幾年越來越多的中國消費者喜歡通過跨境電商購買進口保健品,這種現象在日、韓如何?

A6:我國的銷售渠道當前還是直銷占半壁江山,藥店、專賣店等傳統店鋪渠道規模下滑,會議營銷受市場大環境影響萎縮嚴重,線上銷售快速成長,特別是跨境電商給國內市場帶來了很大的衝擊,微商、種草、直播帶貨等新零售發展迅速,但今後的監管力度應該會逐步加大。

日本最大的銷售渠道是通信販賣,企業直接麵向消費者,通過電話中心、線上平台、電視購物等方法實現銷售,市場規模約5500億日元;在我國占主導的直銷的規模比10年前減半,隻有2500億日元;藥妝店渠道持續增長,達到3500億日元的規模;藥店渠道550億日元;會議營銷渠道500億日元;醫生推薦渠道300億日元,日本的醫療機構是可以銷售使用範圍限定於「提高患者療養為目的」膳食補充劑的。

韓國的渠道分布更加傳統,2017年銷售額的渠道分布直銷(36%),訪問銷售(21.4%),專賣店(9.6%),折扣賣場(5.5%),網絡(4.7%),家庭購物/有線電視(4.1%),線上渠道規模非常小。

我國一直倡導的跨境電商讓日本和韓國的商品受益良多,特別是無需按照我國的法規體係監管使得我國的行業受到了很大的衝擊,讓我國的企業在競爭中處於劣勢。但是反過來日本、韓國的消費者對我國的商品並不買賬,更願意消費本國企業出產的商品,這也讓我感覺很心痛。根據日本經濟產業省的數據,2018年我國從日本購買的跨境電商金額15345億日元,而日本從我國購買的跨境電商金額隻有261億日元,相差42.5倍,多麼諷刺!從另外一個方麵來講,我國的市場更加國際化,買遍全球可以讓消費者有更多選擇,跨境電商也是國外企業進入到我國市場最便捷的方式。我國的企業也應該積極走出去,利用跨境電商模式獲取市場的紅利。

Q7:ChemLinked的用戶多為國外的企業,大多來自澳新、美國、歐盟國家。如果他們想要進入東南亞市場,這三個國家,哪一個市場您更看好呢。可否從市場規模、市場競爭和市場準入幾個角度為我們分析一下。

A7:這個問題不用考慮,當然是中國市場,消費品市場肯定是全球第一,商品市場的國際化程度很高,消費者消費海外的優秀商品也已經形成習慣,政府大力支持跨境電商的發展,給海外企業的進入提供了便利的條件。2018年全球電商市場規模約20萬億元,我國電商市場占52%;跨境電商市場,2018年中國從日本購買金額約1000億元,從美國購買約1125億元。

不推薦日本市場。本土產品表現強勢,日本消費者對海外商品比較排斥,即便是歐美的商品在日本打開銷路也非常困難。功能性食品的原料很多來自於我國,標稱日本產原料的商品還是相對好銷。

韓國市場規模太小,紅參類商品占比太高,擠占市場,超市、便利店除了紅參類商品,解酒商品、功能性原料也很多,銷售渠道主要是直銷和訪問銷售,占了近6成的市場份額,海外企業可以操作的渠道非常有限。韓國商品上隻標示韓文,這也影響商品的國際化,海外市場作為不大。

Q8:剛才我們推薦了一個國家,那企業進入該國,最需要重視的問題是什麼。產品注冊難?同質化嚴重,需要產品創新?品牌宣傳?有什麼建議呢。

A8:海外有實力的企業進入我國的市場,要做好事前的調查研究,包括政策法規、市場狀況、消費習慣等方麵,要有完整的市場策略。初期可以通過跨境電商的方式進入,通過這種方式試水,成本、風險可控。符合我國普通食品法規的商品以普通貿易的方式進口,一部分拳頭商品可以申請保健食品注冊或者備案,同時利用好品牌價值,設計一係列符合我國法規的商品,以一般貿易的方式進入市場,或者直接委托我國的代工企業貼牌生產,通過一係列的組合拳解決商品的合規問題。

為了聲稱功能,注冊或備案保健食品是必須要考慮的,營養功能食品是未來的趨勢,要加大在營養功能食品方麵的投入,這樣才能解決保健食品同質化的問題。注冊保健食品周期較長,一般要3年以上的時間,而備案製周期短、費用低,半年之後就可以達成,組合利用好注冊製和備案製。

我國新零售發展很快,從原先的微商、平台會員模式,到今天的種草、直播帶貨的自零售模式,國外企業也要充分利用好這些新興的做法,但要分清楚哪些是銷售通路,哪些隻是起到傳播的作用。

Q9:從法規趨勢、市場監管、行業發展的角度看,您覺得未來這三個國家的健康機能食品產業會是什麼走向呢?跨境電商政策的未來發展方向呢,對通過跨境電商進來的保健食品監管會不會更嚴,趨向於一般貿易的監管?

A9:我國的保健食品注冊製的趨勢是門檻很高,備案製目前範圍比較窄,原料和輔料都有明確的清單和用量,產品同質化嚴重,目前隻是針對維生素和礦物質,輔酶Q10、褪黑素、魚油、破壁靈芝孢子粉、螺旋藻等5項的備案製的保健食品原料目錄在征求意見,有望近期加入備案的行列,備案製的範圍也在分階段拓寬。營養功能食品的發展是大勢所趨,功能性酸奶和乳酸菌飲料、功能性飲料、功能性零食等添加功能性成分的普通食品形態的商品不斷出現,更加貼近生活,產品的利潤體係更接近快速消費的商品。在這個領域,歐美和日本的企業有先發優勢,也希望把優秀的商品導入到我國市場,讓營養功能食品市場更加活躍。

日本的乳酸菌市場非常成熟,特別是酸奶和乳酸菌飲料市場接近市場需求的邊界,市場規模2017、18年連續2年下滑,市場的成長要依靠膳食補充劑、飲料、零食等普通食品類型的商品。

日本備案製的功能性標示食品製度發展很快,很多中小企業都參與其中,備案範圍除了膳食補充劑、飲料等加工食品,生鮮食品也可以備案,出現了諸如蜜柑、雞蛋、菠菜等商品。

日本目前總人口1.25億人,到2065年預測降至8808萬人,日本人的預期壽命卻不斷增長,少子高齡化是長期的趨勢,慢性病問題也比較突出,日本人健康壽命與預期壽命之間的差距,2016年男性8.84歲,女性則為12.35歲,縮短這個差距是重大的社會課題。日本政府大力發展健康食品產業,不僅可以緩解這個問題,還能縮減醫療費用支出,成為當前政府施政的國策之一。改善代謝綜合症、運動器官綜合症和認知症等生活習慣病的市場是長期穩定增長的市場。日本的商品也在積極進入我國市場,FANCL公司就和國藥集團的子公司簽署了健康食品的代理銷售的協議,第一階段進駐跨境電商平台,獲得了很好的受益,第二步就會以一般貿易的方式正式進入到中國市場。

韓國的銷售渠道比較傳統,2017年線上銷售隻占4.7%,短時間改變這種狀況不大可能。產品排前5位的是紅參、益生菌、單一/複合維生素、EPA、DHA,市場份額占比太高,影響了其他品類的發展。

跨境電商政策目前還是在大力發展,不斷有新的城市被加入跨境電子商務試驗區。確實風傳過按照一般貿易方式監管的說法,目前的做法沒有什麼變化。

Q10:今年全球疫情對這三個國家的健康機能食品產業帶來怎樣的影響?尤其是進口產品方麵,企業應該如何抓住機遇

A10:新冠疫情改變了人們對健康的認知,更加重視自身健康,認識到在自身健康方麵投入的重要性,特別是提高免疫力的商品迎來發展的機會,類似鋅、維生素D、維生素C、乳鐵蛋白、硒、益生菌、EGCG以及傳統的提高免疫力的真菌類、菌菇類、海藻類的商品都可能存在一些機會;長期居家也帶來了精神壓力、失眠等問題,緩解精神壓力、助眠的商品需求增加;手機刷屏、學生上網課,長期使用手機和電腦,藍光對眼睛造成嚴重的傷害,護眼商品的需求旺盛;疫後恢複正常生活,穿回原來的衣服,體重控製的需求也會增加。

但疫情長期持續的話,會造成失業人口增加,收入縮減,特別是很多國家不像我國習慣儲蓄以備不時之需,收入大部分用來維持生活,一段時期內健康食品方麵的支出可能會減少。健康意識增強會帶來長期的正麵影響,短時期內會集中在有明確需求的領域。

疫情也對麵對麵銷售的模式帶來了衝擊,特別是直銷、訪問銷售、會議營銷以及店鋪渠道,而無接觸式銷售方式受到衝擊較小,通信販賣(我國稱電購)、線上銷售、直播帶貨等等方式還迎來了發展的機會。我國目前線上銷售、種草、直播帶貨等新零售發展迅速,消費群體偏年輕化,高客單價、需要進行市場教育的功效明顯的商品不符合新零售的渠道特征,在這些渠道暢銷的商品往往是消費者對功能性成分已經有相當的認知、包裝設計年輕化、故事傳播吸引人的輕型商品。商品的進口企業要把握住這些渠道特征。我們合作的一家日本公司一直疑惑在中國市場投入很多,產品功效非常顯著,就是叫好不叫座,其實就輸在產品的高客單價和偏中老年化的產品設計上。

疫情對日本市場的影響很大,這幾年日本健康食品市場的緩慢增長得益於海外遊客的“爆買”,今年這部分市場完全無法期待,收入減少也會影響健康食品的消費,市場整體規模下滑也是定局。直銷和會議營銷陷於苦戰,藥妝店和藥房渠道,提高免疫力的商品尚能維持一定的銷售額,有趣的是藥妝店的提高免疫力商品以乳酸菌商品為主,而藥房渠道提高免疫力的多是姬鬆茸、蜂膠類的商品。疫情對健康食品產業的長期影響還需要進一步的觀察和研究。


聯係我們:

聯係人:黃麗麗

郵箱:

電話:0571-87007559

你目前位置:Home保健食品[Q&A]中日韓健康機能食品行業對比概覽